推理学院征文比赛第二名不会再离开你

100

《推理學院》盛大舉辦的徵文比賽雖然已經落下帷幕,但精彩的作品早已開始在玩家們的朋友圈中迅速升溫!如果你也想嘗一嘗最新鮮的作品,那就趕快跟著小編一起來欣賞一下在此次大賽中獲得第二名的作品:《不會再離開你》,作者:鏡·亦!

一旁的炸彈漆黑無光,就像此時的天空一樣。但那微小的液晶計時器,卻在進行著5分鐘的倒計時。它的主人正蜷縮在牆角,那如同白晝天空的雙眼閉合,似乎已經和意識一起陷入了沉眠。

       「這次的第一名又是柯澤呢,好厲害。」

   「他好像一直都是第一名吧。」

   「好像第二名也是,他還是柯澤的弟弟呢。」

   「他叫什麼?」

   「我忘了。」

   一旁的他扭轉著手中的四階魔方,低著頭走過正在議論的學生們。

   回到家,父母在爲柯澤的又一次好成績而高興,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飯。但他卻味如嚼蠟,只是吃了幾口後就走回了房間。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柯澤走進來,端來一些飯菜放到他面前。

   「可不能不吃東西哦。」

   本來坐在地上的他卻突然站了起來,打翻了飯菜。

   「我就是你的影對吧?只能用來襯托出你的偉大?!」

   「四分鐘」

   「你……」柯澤後退幾步,看著面前的他。

   他摔門而出,留柯澤一人在房間。

   那年,他十三歲。

   一年後

   「柯澤,恭喜你從警校畢業了。」他擡起頭,面如死灰。

   柯澤揉了揉他的頭「你也很棒,畢業後也會像哥哥一樣當上警察的。」

   他笑了,這一年中他第一次笑了。

   「哈哈……」

   他搖著頭後退,一字一頓。

   「不,可,能。我不可能,做你的影。」

   「我要證明,我阿布,比你強!」

   「兩分鐘」

   他冒著大雨跑出了家門,不顧身後柯澤的呼喚。

   他只想離開這裡,他再也不要像個影子一樣依附柯澤存在了。

   雨打在他身上,宛如天空的淚。

   他蜷縮在牆角,臉上不知道是淚還是雨。

   第二天,當他醒來發現自己在殺手陣營的房間裡時,當他決定戴上那頂紫色的BOOM頭盔時,那個名爲阿布的影子,再也不存在了。

   「一分鐘」

   之後的時光,在研究炸彈與爆破中度過。

   他本就是天才,還是個將心思一門放在毀滅上的瘋子。

   他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這種爆破的感覺,看一座座的樓房被他毀滅,看那些人抱著被炸彈炸死的親人屍體痛哭。

   真是,太完美了。

   「三十秒」

   直到他碰上身穿防彈衣的柯澤時,他才知道。他的哥哥,爲了阻止他的破壞,放棄了警察的職業,而是去做了一名拆彈專家。

   柯澤看著他,他戲謔的笑了。

   「弟弟,別再淘氣了,哥哥來帶你回家。」

   「笑話,正好,我們一個設置炸彈,一個拆除炸彈。看看,最後的贏家是誰好了。」

   「十秒」

   他倦了。

   他申請獨自行動,走到這裡。

   那個炸彈,應該足以炸死他了。

   五分鐘的倒計時,讓他在夢中再過一遍自己的一生。

   遊戲,結束了。

   「三」

   「二」

   「一」

   「00:00」

   「佩佩茲小姐,他還好嗎。」

   「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但是……」

   「什麼?」

   「他的頭部被炸傷,已經失去了幾乎所有的記憶了。別說你了,現在能不能記起來他自己是誰,都很難說。」

   「……好的,我知道了。」

   「別擔心。」菲璐拍了拍柯澤的肩「佩佩茲不是已經說了阿布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嗎,沒事就好。」

   「啊,謝謝關心。」柯澤勉強笑了笑,道。

   「麻煩轉告菲探長一聲,我需要請一個月的假,我要留在這裡照顧阿布。」

   「嗯,我知道了。」

   推開病房的門,白色的空間顯的尤爲刺眼。

   而牀上的人,才是真正讓他覺得心痛的原因。

   閉上的雙眼似乎仍在沉眠,那頂頭盔早已被炸毀。可能正是這個頭盔的保護,才導致阿布的頭部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而只是失憶。

   坐在牀邊,看著安靜的不像話的那人。他害怕,如果他一睡不醒,永遠安靜下去該怎麼辦。

   「不要離開我……」他握住阿布的一隻手,頭側在牀上,睡著了。

   說實話,這是阿布加入殺手陣營後,他睡得最安穩的一天。

   「灰,你調查的怎麼樣了。」藤山出奇的沒有撕玫瑰花瓣,而是在電腦上查找著灰兩周前從警局傳輸來的資料。

   「抱歉,教父大人,我還是沒有找到關於阿布去向的任何信息。」仍然坐在輪椅上的灰似乎也在試圖黑進監控系統去查看阿布一周前的去向。

   「真是麻煩……」藤山把筆記本電腦一扣,道「你們,出任務的時候多留意一下,尤其是警局那羣傢伙。」

   「是。」

   醫院

   那牀上的人仍在昏迷,但幾天前佩佩茲就已經告訴柯澤他不會有生命危險了,只需要等待他醒來就好了。此時的他依然坐在阿布牀邊的椅子上,腿上放著的是一本通篇英文的書。即使是看書,他也沒有忘記用一隻手握住阿布的手。

   「呃……」那隻手動了動,牀上的那人眉頭微皺,似乎是要從那夢中的深淵甦醒。

   「嗯?」感受到手中傳來的觸感,下一秒,他便看到了那雙睜開的雙眼。

   疼,頭痛欲裂。

   阿布躺在牀上,慢慢睜開了眼睛。雙眼聚焦,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這裡是……醫院?

   爲什麼會在這裡?

   嘶……頭好疼。記憶仿佛都變成了碎裂的玻璃一樣在腦海中亂飛,卻抓不住任何一片。

   我……是誰?

   側頭,看到的是一個棕發藍瞳的男子。他正握著自己的一隻手,看到阿布醒來,似乎有些呆滯。

   「阿布……你醒了。」他喃喃自語。

   阿布……是誰?

   他又是誰?爲什麼在這裡?

   我似乎……認得他。

   「你……是誰。」阿布試探著問了一句。

   柯澤的瞳孔收縮,有些痛苦的閉上雙眼。

   「我叫……柯澤。」

       柯澤。

   聽到這個名字,本來已經平靜下來的腦海竟又開始暴動。劇烈的疼痛撕扯著阿布,仿佛要吞噬一切。

   「啊!!!!!」阿布撕喊著,掙脫了他的手。

   「滾,快滾!我不想看見你!」

   「好疼!我的頭!!!!」

   蜷縮著身體,似乎看見他匆忙走了出去。阿布似乎是被打了鎮定劑一類的東西,再次沉沉的睡去。

   醒來時,已經華燈初上。

   又回到了病牀上,旁邊仍然是這個叫「柯澤」的男子。

   「對不起,剛才那樣罵你。」阿布看著他,心裡莫名有些愧疚。

   「沒事。」他的眼神平靜如水。「我可以回答你三個問題,回答完之後,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對於這個奇怪的要求,阿布皺了皺眉。

   「我是誰。」

   「你叫阿布,是我的弟弟。」

   「你是我的哥哥?」

   「對,我大你7歲,是你的親哥哥。」

   「我爲什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因爲你失憶了,我會陪在你身邊的。」說完這句話,他摸了摸我的頭

   「答應我,不要再離開我。」

   「我……答應你。」我向他笑了笑。看得出來,他也很高興。「我會一直陪著哥哥的。」

   「嗯,拉鉤。」

   「好。」

   「那就謝謝佩佩茲小姐了。」辦理好出院手續後,柯澤牽著阿布的手走出了醫院。

   「哥哥,我們去哪?」阿布仰頭看著柯澤,眼中滿是好奇的神色。

   「我們回家。」他笑了笑,牽著阿布的手走在落日的餘暉下。

   不知道爲什麼,這條路走起來會如此熟悉。

   回到家,柯澤給阿布找了一套睡衣換上。

   「這是我們的家?」

   「是的。」柯澤笑了笑,道「這裡之前只有我一個人居住,但是有兩個房間,有一個是你的。」

   「那,爸爸媽媽呢?爲什麼他們不在?」阿布疑惑的看著走進廚房做飯的柯澤。

   「他們……」柯澤本來在打雞蛋的手頓了頓。

   「他們……被一個很笨的人殺掉了。」他沒說的是,那個人,就是阿布。

   是他的親弟弟,炸死了他們的父母。

   「這樣啊……」阿布懶懶的趴在桌子上。「那個人真是個混蛋。」

   他臉上的笑容不減,看著他吃完了他做好的飯。

   「好吃嗎。」

   「嗯。」

   「喜歡的話,我天天給你做飯。」柯澤揉了揉他的頭「去睡覺吧。」

   「嗯吶。」阿布乖巧的點了點頭,走向自己的房間。

   房間裡的書籍怎麼都是寫關於如何製造炸彈的。阿布本想選一本書看看,如此看來只能作罷了。

   夢中,是連續的爆炸聲。

   他夢見自己倒在地上。

   隨著警車的鳴笛聲接近,他的意識也變得模糊起來。

   陷入黑暗前,他看見了一個抱住自己的人影。

   ——是柯澤。

   當天

   「你別睡……」他的聲音有些哽咽,他想不到,這次的目標,竟然就是阿布自己。

   沒有任何人受傷,但柯澤當時只覺得自己的心也被炸的支離破碎。

   爲什麼……你要這麼做。他木然的將他送進醫院,如果阿布也離開了自己,那他,真的一無所有了。

   望遠鏡中,是柯澤的家。

   灰將耳機中的頻道調好,道

   「所有人注意,阿布現在就在柯澤的家。這次行動不能驚擾到目標,聽見了嗎。」

   「收到。」

   灰在三天前就已經黑進了周遭監控攝像系統,看到了阿布當天做了什麼,同時也看見警察是怎麼把受傷的阿布帶走的。

   又花了些時間去調查周遭的醫院,並查到了阿布的出院記錄。

   於是灰便用監控找到了柯澤的家,推斷阿布就在這裡。

   她調查醫院的記錄時查出了阿布的病情:失憶。

   而且還通過監控看到了阿布被柯澤牽著手帶回家,便知道阿布八成是被柯澤給誘拐(劃掉)了。

   嫻熟的用金剛刀將窗戶破開一個口子,身手矯健的莫可翻身進了阿布的臥室。

   看著還在做夢的阿布,莫可此時真想罵人。

   你倒是過得不錯,我們這邊都快炸了。

   沒好氣的打暈阿布並帶走,只留下了那扇被劃出空洞的窗戶。

   次日。

   「阿布,你睡醒了嗎?」柯澤敲了敲阿布臥室的門,卻久久得不到回應。

   「阿布?」門把手擰動,看到的只有空蕩蕩的房間。

   ?!

   面前,是一扇被破開的窗戶。看著窗戶上的那個洞,柯澤只感覺他的心似乎也被剜下了一個洞,空空如也。

   撿起地上的字條,上面紅色的字跡極爲刺眼。

「柯澤先生,你的弟弟我們就帶走了,勿念。順帶一提……」

   「他不屬於你。」

   ——莫可。

   殺手組織

   「放我出去!你們這羣qs!」阿布拍打著被鎖死的房間門。

   「安靜……把你帶回來廢話還那麼多。」庫洛真是要被阿布煩死了,一臉黑線。

   「你先走吧,我有辦法。」灰清冷的聲音出現在耳機中。

   「好吧。」

   灰靠在門上,不用腦子想就知道阿布正在試圖破開門。

   「你先冷靜一下。」

   「不好意思,和你們這羣qs沒什麼好冷靜的,快點放我出去。」阿布的聲音仿佛要掉下冰渣一般。

   「你還真是被柯澤那個傢伙給迷惑的徹徹底底啊……」

   「閉嘴!不許這麼說我哥!」

   「好好好,我會讓你看到你哥的,但是你要按照我說的做。」

   「我憑什麼相信你。」要不是這房間什麼都沒有,而且還是個軟包房,阿布真想直接一頭撞死。

   「就憑……我們能瞬間要了你哥哥的命。」

   門內,瞬間安靜。

   「你需要我怎麼做。」

   「…………」

   夜晚

   他蜷縮在牆角,不遠處,是一個正在進行最後幾秒倒計時的炸彈。

   「這樣……就能見到他嗎。」

   「3」

   「2」

   「1」

   「00:00」

   BOOM!

   阿布站起來,看著那一處民居被炸毀,面無表情。

   她說,如果炸彈聲響起,柯澤一定會來的。

   沒錯,你會來的。

   會帶我回去的吧?

   當柯澤聽到爆炸聲時,差點被剛喝進去的水嗆死。

   「是他嗎……?」柯澤迅速跑了出去。

   極速奔跑中,腦海閃過無數的念頭

   不可能……爲什麼他又開始傷害別人了?

   一定不是他!

   不是!

   直到他看到無助的阿布時,才明白

   ——真的是他。

   「哥哥!哥哥你來了!」看到柯澤後,阿布頓時跑了過去。

   他神色木然,搖了搖頭,後退幾步。

   「爲什麼。」

   「?」阿布疑惑的看著柯澤

   「你爲什麼又要傷害無辜的人?!」柯澤怒吼著

   「又……?」

   「我知道,我傷害過你。我確實處處比你強,讓你傷心。你去做爆破狂徒來證明你比我強,我去做拆彈專家來彌補你的過錯。我一直在等你回心轉意。但是……你爲什麼要用這種方法來報復我……?!」

   聽到這話,阿布不可置信的愣住了。

   「他們說的……是真的。我原來……真的是爆破狂徒啊。」他嘲諷的笑了。

   「也好,你就當我,是在進行又一次的任務吧?柯澤。」

   「準備射擊。」

   「收到。」

   彭!

   子彈破空而出,射穿了柯澤的心臟。

   「咳咳……」他捂住胸口,看到了一直在不遠處樓頂埋伏的庫洛。

   「阿,阿布。」他看著向自己跑過來的身影。

   「答應我……不要離開我。」

   他倒下,鮮血染紅地面。

   「哥!!!」那一刻,他全部回想起來了。

   他似乎一直在證明他比他強,此時,願望成真了。但他,卻再沒有一點高興的情緒。

   警車的鳴笛聲越來越近,他被躲在附近的明羽打暈,留下爆炸後的火焰,殘骸與他哥哥的屍體。

   「教父大人,很抱歉耽誤你們這一周多的時間找我,阿布給你們添麻煩了。」報導時,阿布依然戴著一頂紫色的頭盔,臉色有些蒼白。

   「沒什麼,你想起來就好。這次,你不是任何人的依附了。今天晚上,你就和莫可去做任務吧。」藤山血紅的眼瞳微眯,雖然他不喜歡阿布現在的樣子。但他得承認,這也是唯一的方法。

   「……嗯。」

   「莫可哥哥,那我就去設置炸彈了。」向莫可打了個招呼後,他走向了一處陰暗的小巷。他知道,這裡沒有任何監控設備。

   一旁的炸彈漆黑無光,就像此時的天空一樣。但那微小的液晶計時器,卻在進行著5分鐘的倒計時。它的主人正蜷縮在牆角,那如同白晝天空的雙眼閉合,似乎已經和意識一起陷入了沉眠。

   …………

   「對不起,剛才那樣罵你。」我看著他,心裡莫名有些愧疚。

   「沒事。」他的眼神平靜如水。「我可以回答你三個問題,回答完之後,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對於這個奇怪的要求,我皺了皺眉。

   「我是誰。」

   「你叫阿布,是我的弟弟。」

   「你是我的哥哥?」

   「對,我大你7歲,是你的親哥哥。」

   「我爲什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因爲你失憶了,我會陪在你身邊的。」說完這句話,他摸了摸我的頭

   「答應我,不要再離開我。」

   「我……答應你。」我向他笑了笑。看得出來,他也很高興。「我會一直陪著哥哥的。」

   「嗯,拉鉤。」

   「好。」

   「兩分鐘」

   「這是我們的家?」

   「是的。」柯澤笑了笑,道「這裡之前只有我一個人居住,但是有兩個房間,有一個是你的。」

   「那,爸爸媽媽呢?爲什麼他們不在?」我疑惑的看著走進廚房做飯的柯澤。

   「他們……」柯澤本來在打雞蛋的手頓了頓。

   「他們……被一個很笨的人殺掉了。」

   「十秒」

   彭!

   子彈破空而出,射穿了柯澤的心臟。

   「咳咳……」他捂住胸口,看到了一直在不遠處樓頂埋伏的庫洛。

   「阿,阿布。」他看著向自己跑過來的身影

   「答應我……不要離開我。」

   他倒下,鮮血染紅地面。

   「我答應你……不再離開你……」阿布將頭埋在膝蓋中,喃喃自語。

   「3」

   「2」

   「1」

   「00:00」

《推理學院》是一款寓教於樂的休閒遊戲,能幫助你提高觀察能力、邏輯思維能力、想像力、判斷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質和表演能力;同時也可以培養您的團隊精神、活躍團體氣氛、增進團隊成員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線上最大的殺人遊戲,豐富的角色設定和多樣遊戲版本,帶給玩家最完善的殺人遊戲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