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助力车月卡年租金2000元租不如买哈啰电动车

100

開場的熱鬧過後,是來自市場的聲聲質疑。

6月15日,哈囉出行旗下電動自行車租售平台業務在開封市正式「開城」。其稱,該平台與車輛品牌商(如新大洲)達成合作,推出既符合新國標又接入物聯網的智能化電動車。每輛車都安裝了T—BOX智能硬體,並搭載了哈囉AI晶片、車聯網系統。用戶可從此前單一的購買電動車使用,轉變爲根據自身的實際需求,選擇周、月、季度、年等不同時長的租賃或購買。

簡言之,哈囉出行在開封市場主推兩輪電動車租車服務,當然也順帶賣車。

電動車怎麼租?

如記者在哈囉出行APP端所見,其已向開封、鄭州兩市用戶開放電動車頻道。兩款電動車優惠後的月租價均爲218元,季租優惠後價格539元。同時,還爲新用戶提供7天59元的免押試騎活動。

豈料,此新項目一經推出哈羅助力車月卡,來自各方的質疑即刻爆棚。

「單台電動車租車費218元/月,意味著全年租車價超過了2000元。」來自消費端的算帳和評價直觀且清晰,爲何不買輛新電動車,至少這輛車屬於自己,即便是做分期付,也值。

此言不虛。記者注意到,無論是在電商平台,還是在實體電動車售賣店,2000元以內的電動車仍比比皆是。當然,它們或與哈囉出行租售車輛的車型、規格等不同。

此外,電助車同爲哈囉出行產品(電助力自行車),也被消費者拿來與租賃電動車做對比。

如開封市民高女士所言,電助車單次使用價格約2元左右,辦理月卡價格會更優惠。也就是說,單天上下班往返4元錢即可,一月約消費百元,全年1200元。「電助車與共享單車一樣,用戶不怕丟、不用修,也不怕缺電,因爲有人維護。但租輛電動車不但費用高了一倍(日租約元),並需面對丟失、維修、缺電等諸多問題。」她說。

假如設定一年的騎車消費約2000元,如何說服消費者「來租」,這是哈囉出行需直面的考題。

新國標擡高電動車售價,平台以保險、「換電」爲賣點

不只是消費者對電動車租售價格存疑,職能部門對此類租售平台的認知也相當模糊。

有消息稱,兩周前,哈囉出行在鄭州市出租的兩輛電動車,在街頭被職能部門誤判爲違規投放。

6月17日,哈囉出行電動車租售平台中原大區負責人程懷勇稱:「這並非共享電動車違規投放。電動車租售平台的業務模式,在16日獲得了鄭州市相關部門支持。」

其介紹,4月末,哈囉旗下電動自行車租售平台業務在鄭州開啓市場測試。之所以如此,源於河南是哈囉出行最大的消費市場。當前,租售平台是與城區電動車零售店合作,將這些線下店作爲租售網點。目前,可租車的網點約200個,預計在今年年底將擴充至400個。

那麼,市場對電動車租售價格存疑,是否在哈囉預期之中?

程懷勇稱,市場對新產品或服務尚在認知初期,存有疑問是正常狀態。就像數年前,共享單車在街頭出現時的情景幾乎一樣。而哈囉電動車租售平台在開封市落地後,發現有三個關鍵點仍需向消費者強化表達。

程所稱的關鍵點,首先是消費者認爲兩輪電動車售價有較大差異,或源於對「新國標」缺失了解。

4月15日,全國正式執行兩輪電動自行車新國標(《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範》()),以促進兩輪電動自行車行業向標準化、輕量化、智能化的方向發展。因而,達標的兩輪電動車與非達標車之間會出現近50%的價差。如使用鉛酸電池與動力鋰電池的差異,或整車材質硬體的差異等。

「哈囉投放租賃市場的電動車,全部爲可上牌的達標車。」程懷勇稱哈羅助力車月卡,由於哈囉是向品牌商家批量定製,在價格上有優勢。

不只是整車價格,電動車租賃另一項尚未打動消費者的賣點,是保險捆綁。

如程介紹,電動車租賃業務同步匹配保險服務。如,整車丟失,消費者最多賠300元;如電池丟失,消費者最多賠100元;如車輛因用戶使用發生損壞,消費者最多賠100元。其餘費用均由保險公司負責。簡言之,租車平台希望向消費者傳遞「不怕丟、不怕壞」,但消費者較真車輛歸屬權以及價差。

此外,哈囉租售平台向消費者傳導的是電動車「換電」模式。簡單理解,未來在城市街頭,每間隔2~3公里就有一個換電櫃,消費者不需要在固定場所充電,到街頭換電櫃換取滿格電瓶即可。不過,目前消費者還看不到實實在在的換電櫃投入,所以他們對將來能否實施,還抱有疑問。

多公司競爭「換電」模式,推動電動車共享化

哈囉電動車租售平台跑步入場,絕不只爲賺租車錢,其更大訴求是全國的換電站網絡體系。

6月12日,大河報·大河財立方在國內率先發布消息,哈囉出行、螞蟻金服、寧德時代聯合投資10億元成立合資公司,建設國內首個兩輪電動車換電站網絡。這意味著,國內億台兩輪電動車的車主,有望由社區充電使用模式逐步切換爲街頭換電瓶消費模式。

爲何要爲兩輪電瓶車建設充電站?答案直觀清晰:這是個生意。同時,三者互有資源稟賦,能夠借這場生意實現利益和稟賦累加。

據了解,國內兩輪電動車日均騎行需求超過7億次,用戶羣體覆蓋16至60歲各年齡段各行業人羣,需求與體量是單車市場的3倍多。另據中國自行車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國內兩輪電動車年產量超過3000萬,堪稱「國民出行工具」。

一語概括,國內兩輪電動車存量約億台,同時,仍有每年3000萬輛的新增。哈囉出行預測,全國每天需要充電的兩輪電動車約1億台次。

試想一下,隨著全國對城市內非達標兩輪電動車的淘汰加速,能夠支持電瓶換電的電動車或迎來全新的市場機遇。

不過,探索「換電模式」的玩家卻不止哈囉出行一家。據了解,趣充電、小綠人、張飛出行,都在該領域躍躍欲試。其中,張飛充電是在今年5月正式宣布品牌升級爲張飛出行。公開資料顯示,這家3年前成立的公司,最早嘗試了在國內通過自建人工服務網點爲主、智能換電櫃爲輔,爲包括點我達等在內的同城配送公司提供電池及電瓶車的租賃、電瓶換電的服務。目前,在包括鄭州在內的國內17座城市運營了約150家實體換電站。

另在6月18日,滴滴出行對外放出消息,滴滴出行單車事業部、電單車事業部,正式整合升級爲兩輪車事業部。兩周前,滴滴出行對其投放電單車的消息密集吹風。未來,並不排除滴滴也會成爲「換電站」基礎設施的有力競爭者。(記者 丁洋濤 楊霄 文/圖)